千风远

哪里来的天使啊

【only临也】记一个人类观察者

 *有引用原文及百度百科

  好听的音色,干净的像是青空在与你搭话,眉眼清秀,黑发柔顺,略显纤细的身形总是在街边轻快地向前,向后,抑或旋转,然后,带着热烈的笑容,观察最爱的人类。

  ”最爱人类了。“总是这么说着,即使,自己本身就是人类,甚至于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喜欢欣赏因爱而绽开的笑,因痛而皱缩的眉,喜欢看所有意料之中的行为举止,也喜欢暗暗的怂恿,看到对方沦陷便流露笑意,继而悄悄收手。像个孩子,过于聪明又傲娇。

  明明生长在普通的家庭,为什么会长成这样呢?不为什么啊,那么多的人,总会有这样不该存在的存在吧!从很小起,就不自觉地观察者,主动将自己孤立,站在旁人的角度,看同学们学习,在操场上踢球,吃饭,唱歌,时而也会心平气和的融入,时而又只是冷眼看着欺凌与被欺凌。但果然很有趣啊,明明组成成份都差不多,却偏偏有不同的音容笑貌,神态情调,就连面对同一件事,也会做出截然相反的选择呢。

  对人类的热爱不断地不断地加剧,因为人性啊,会更加复杂。

  为了自己深爱的人,或挣扎痛苦,或毫不犹豫的做出行动,往往是舍弃,舍弃人前略有虚伪却苦心经营的形象,舍弃日日积攒的名利地位,舍弃缘浅情轻却舒服自在的一段段关系,甚至是舍弃自己,自己的存在。与之相对的,为了滋养从深处壮大的欲望,又能轻易舍弃拼死保护过的挚爱。微笑着悲伤,哭泣着欢愉,又或者选择痛苦,抑或是自我放逐。人类,果然最有趣了啊,即使是意料之中,也能带来千般惊喜。

  于是,最喜欢人类了,于是,也最喜欢经手人性了嘛。

  沉溺于人类的一切,所以想要看到人性的全部。迫使人吐出自己的所有,然后,从隐藏的怯懦到高尚的品德,无差别的,平等地爱着。言语挑拨,向来自青空的蛊惑,眉眼清秀,热烈的笑着强迫人们直视自我,发现内心潜在的力量——大得足以破坏日常的力量。

  因此与最不想相见的自己坦诚,你愤怒又自嘲的抬头,看到他,站在没有灯光的屋顶,巨大的圆月幽蓝,像直视人间的眼睛。他一半是明,一半是暗,风度翩翩,立于光与影的边界。他看着你,眼里却没有你,他热烈的笑,笑容却意味不明的留在嘴角。是他做了推手,让你跨越了界限,他比恶人坏的多,却又不是纯粹的恶人,没有突出的暴力,没有赤裸裸的冷酷,更像一个带了几分恶意的人性旁观者,不觉间,推了你一把。

  他是作者笔下的极端,终究带着一身伤离场。然而你并不开心,你惊讶的发现,你不恨他,你的内心深处,一直有一个他。

  最爱人类了,所以最了解人类,所以能轻易地践踏人性,所以与人类为敌了,不得善终。

  只是并没有做错,作为一个人类观察者,折原是最美的姓氏。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