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风远

新号
@苦哈哈打甜发发

冬天想看夏花盛开,深夜想感受日光倾城,不被满足的渴求都沾染了仙气,等真的亲眼瞧了亲手碰了,多半只能古怪的挑挑眉,连一声哎呀都哎呀不出,就冷漠的离开。
当然,说是冷漠也不准确,心里还是会悲戚,那是我曾经的憧憬,也虔诚的跪在地上叩拜过,认认真真的倾注感情,现在镜花是假花水月是残月,远眺的大漠孤烟成了沙丘野坟,空气中灼灼的温度化作无用的缥缈热气,勇士披荆斩棘与恶龙以命相搏,最后发现公主不过和自己熟悉的青梅竹马一样,有几分可爱,更多的是相貌平平和莫名的小脾气。
所以说,最可怜的是公主啦,她才不想被谁歌颂或向往。

我,塞外一匹骄傲的狼,曾经穿单薄的夹层风衣在零下十几度的北风中无所畏惧四处奔走,现在缩在南方阴冷的宿舍套在羽绒棉裤羽绒服里冻的瑟瑟发抖,妈了,放我回家,我要在地热的房间里甩着膀子开着窗子潇洒飘逸的狂嗑雪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