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风远

新号
@苦哈哈打甜发发

放过我吧我只是一个纯良的alpha

*神经病产物,关于一个洁身自好怜b疼o的女A的故事(并不

“干,你他妈竟然是个a???”王文目瞪口呆的看着林远,手里的保温杯摔到了地上也毫无反应:“所以你一直在骗我们?”林远弯腰把杯子捡起来送回她手中,不耐烦的回答着:“骗个鬼啊,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是a了?不要乱扣帽子好不好。”王文回过来点神,警觉的往后退了退:“你别非礼我啊,我知道你们a男的女的都可以那个什么。”林远闻言低低笑了一声,随后摆着一张正经脸欺身压过去:“你想试试我的信息素?” “你,你离我远点!啊啊啊!”身下的beta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嚎叫,疯狂的挣扎起来,林远哼了一声放开了她:“你说你要是个omega,警惕警惕是该的,一个b跟着凑什么热闹,赶紧收拾收拾上课走了,我对你可没兴趣啊。”王文露出释然的笑容,把书往包里胡乱的塞着:“哎呀你早说呀,还有什么叫一个b,b怎么了瞧不起b啊......哎还有,你信息素什么味儿啊,我还没闻过a的信息素,不然你真的给我感受一下?”“就你话多啊,走了走了。”林远边说边往门口去,王文也跟着贴上去,嘴里倒是没停:“急什么啊,别急啊,这个老师每次都会晚几分钟到的,哎你慢点儿,等等我......”
    到教室的时候人已经稀稀落落来了一些,林远捡了个靠后的位子坐下,王文犹豫了一下,移动到了第二排:“上节课逃课被抓了啊,我坐前面刷刷脸,别想我。”林远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就专心玩起手机,有人坐到了自己身边也没察觉,但却感到了空气中有一丝甜腻的味道,不过也没放在心上,直到上课了一抬头,才发现身边坐了个相当白净的妹子,水灵灵的,一双眼睛大而湿润,唇角带着无辜的弧度,林远稍一愣神,这姑娘的模样精致的过分,哪里像个beta,这么一想那股甜腻的味儿也变的可疑起来。
    老师不出所料的又稍微晚了几分钟,林远也就不在分心转而听起课,管他呢,漂亮妹子又不能当饭吃。可这课吧越上越不对劲,甜腻的味道变得浓郁且清晰,是可可的味道,一股一股的袭来,林远慢慢觉得五脏六腑都燥热着,亟待一个出口宣泄,她忧伤的望了眼身边的妹子,得,没猜错,也不知道是走运还是不走运,真撞到一个o,还是一个控制不住信息素的o。林远闭上眼仔细闻了闻,心里一惊,妈呀,这哪里是控制不住信息素,这分明就是在发情期中还不用抑制剂,确实有些omega体质特殊,发情期反应冷感,这种情况虽说自己可以不依靠抑制剂,但对于身边的a来说,无疑会造成困扰。林远只觉得自己心猿意马,一阵一阵的冲动叫她想按倒身边的美人抚摸她的线条亲吻她的腺体,没办法,只能强撑着,林远颤着手掏出两颗便携的胶囊形态alpha抑制剂,胡乱吞下,一只手死死按着小腹,过了好一阵才平静了些。终于挨到下课,林远的眼睛已经逼出血丝,旁边这位还毫无察觉,自顾自的玩起手机根本不打算用用抑制剂。林远算是忍不住了,拍了拍她的肩膀:“同学?那个,不好意思,你是omega吧?能不能麻烦你用一下抑制剂呢?在这种时期。”女生惊讶的转过来,她也没想到在这里能撞到alpha,很快的脸上涨的通红,似乎私密的事情被揭穿了一时羞恼的紧,她恶狠狠的盯着林远:“你们alpha都这么不尊重别人的吗?抑制剂我不会用的。”林远无奈的笑了笑:“大姐,我咋就不尊重你了,我忍了一节课了啊很辛苦的,就算是为了你自己的安全着想,你也用点抑制剂吧,不是所有alpha都像我这么好。”对方的眼神变得犀利:“所以你意思那些被alpha欺负了的o都是因为自己不检点?而不是因为alpha自身有问题?”强盗逻辑,强盗逻辑啊,林远的神经要被逼到极限了,管不上许多她也释放出被压抑过久的信息素,对于beta来说几乎闻不到,可这位omega就不一样了,她一下子给出了反应,脸上晕起不自然的潮红,呼吸乱了节奏,眼角泛出晶莹的泪,柔软纤细的上身化作一滩水,将将撑在桌面,手上失了力,握不住的手机滑到了一旁,她不可思议的看着林远,声音黏腻颤抖:“你...你竟然...?”林远下了狠心,不再跟她纠缠:“快用抑制剂。”omega不做声,死死咬着下唇,眼神迷离的能把人融化,林远心头冒火,行啊,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边想着边加大了信息素的浓度。旁边的o突然张口咬住了自己的胳膊,瞳孔放大,勉勉强强把一声呻吟咽了回去,林远又小声催了一遍:“抑制剂!你再不用我要帮你了啊?”这姑娘慢慢的转过脸,倔强的人终于败在了情欲面前:“我,我没带...你先把信息素收收...嗯......收一下。”林远没招,看样子这姑娘也不是撒谎,毕竟都这个境地了该不该用信息素双方心里也都有数,她强行按着自己的欲望降低了信息素,然后捏着滩在桌子上的omega的嘴给她塞了两颗自己用的胶囊:“这是alpha用的抑制剂,对o也有点效果,你先凑合用着,算是为你好,下次记得用抑制剂,别把自己想得太厉害也别把a想得都像我这么弱。”omega模模糊糊的嗯了两声,汗水打湿了鬓角,软软的贴着耳畔。抑制剂很快起了作用,omega的信息素浓度降下去很多,到了林远可以承受的地步,女生也恢复了清醒,表情复杂的坐到了稍远些的位子。
    剩下的半天和往常一样,平淡安静的过去,林远翻弄着朋友圈,朋友圈里有几个alpha的小圈子,每个圈子都性质不大一样,有的是那种正真的优质a,每天考虑着打比赛刷分,学习文艺两不落,抽出空还能悠哉专一的谈场恋爱,有的圈青春狂妄一些,里面都是比较恣意的a,alpha本身从身体能力到心理素质再到情感上确实会强悍一些,比较恃宠而骄的a就厮混在了一起,唱歌谈情骑车远行,极尽所能的歌颂青春,还有的圈是些个和林远性质相近的a,每天安逸的躺尸,选择性混吃等死,佛系人生,最后一个圈则属于地下团体,走不出台面,都是些危险的家伙,干着灰色地带的事情,黑白两道吃的最开。.alpha从数量上来说很少,各个圈子的人基本也都照面熟,关系谈不上好倒也相安无事,有的a单属于一个圈子,而林远则和四个圈均有联系,在前两个优秀的圈的边缘游走,偶尔抱抱大腿,和第三个圈里的人一起度日,比较神奇的是,她和地下团地里的人最融洽,按理说林远从来不参与各种事情,本该和他们没什么联系,但就是偏偏巧了,她在这里吃的开,为数不多的几个贴心朋友基本都在这里蹲着。在众多朋友圈消息里,林远突然看到李千景的动态,心里一惊,这哥们受啥刺激了,感觉要搞个大事情啊,连忙小窗私戳过去:“??你要搞什么幺蛾子???”消息很快显示已读,两人一来一回聊着
千景『没什么,你下课了?』
林远『什么没什么,我感觉你要搞个大事情啊??』
林远『给我讲讲呗』
林远『......????』
林远『别装死不说话啊,我要闹了』
千景『...行吧...给你讲讲,上周有人来找我搭讪』
林远『嗯......千哥魅力无限大』
千景『你少给我满嘴跑火车,听我说完』
林远『遵命』
千景『是个o,我一开始以为她是想来和我交个朋友,打发打发时间,也没在意』
千景『结果这位姐牛逼了,说她很中意我??那ok啊,来玩玩呗』
千景『然后他妈搞笑了,她不仅中意我还想上了我,前天给我发消息说在宾馆开好房了叫我去,我就去了啊,一进门妈的一屋子beta啊过来把老子按在地上让她上我』
林远『!!!?????哈哈哈???你也有今天!所以你被干了?』
千景『笑笑笑,笑个锤子,老子怎么可能被干?我那信息素你又不是不知道,但人太多了打不过,就先溜了。』
林远『妈呦这一届的o太牛批了,我今天还遇到一个发情期不用抑制剂的,差点没逼疯我......所以你打算干啥?』
千景『能干啥?先把那个omega抓回来打到妈都不认识』
林远『你认真?』
千景『你觉得呢』
千景『一起吗』
林远『你上次不才为这种东西惹了一堆麻烦事,才保证完不犯了,又来?』
林远『不许瞎折腾啊』
千景『我不,我生气』
林远『听话~』
千景『呵呵』
林远『李千景我警告你啊,你给我老实点儿』
千景『你是要和我对着干了?』
林远『我不能让你胡来啊,这可不是什么灰色地带了吧,越界了吧您?』
千景『我不和你说,你别插手』
林远『是你别逼我插手』
千景『......』
千景『你牛逼』
千景『我吃饭』
林远『哎我不是威胁你啊,你别生气嘛,你回来,我们好好聊聊,我去找你一起吃啊』
消息半天都没显示已读,林远叹口气放下手机,感觉自己话说重了,想了想又翻开列表戳了一个动物头像的人
林远『哥,在不』
林风『嗯』
林远『你知道千景打算干什么吗?』
林风『知道』
林远『!!你不拦他?』
林风『不拦』
林远『那我拦他的话你帮不帮我』
林风『不帮』
林远『哥......』
林远『你那么好...』
林风『没用』
林远『行吧行吧,我脑子进水了才来找你,人心啊,冷漠啊』
林风『你少来,林双下周就回来了,你别做过了,小心他收拾你』
林远『我靠!!!你不早说,回头我要是挨打了我就要和你同归于尽!!!』
林风『所以我提醒你不要做过头了』
林远『反正我一定是要插手的』
林远『千景太容易冲动了,我不能让他去送啊』
林远『哥......你最好了......你也知道林双有多变态啊,你不管千景可以,你不能不管我啊』
林远『哥......你护我啊......没事就算了,万一有什么事,林双非弄死我不成』
林风『......』
林远『哥...我不想死嘤嘤嘤...』
林风『不作不死』
林远『这是我作的问题吗!林双就是个变态啊,你敢否认吗,我作不作他都要拿我开刀啊!』
林风『怎么说你哥呢』
林远『我不管......反正你得罩着我......不然我就去你公司门口哭』
林风『...好了』
林风『别做的太过分』
林远『ヽ(゚∀゚)ノ好的好的,爱你呦』
林风『我去开会』
林远『好的好的,哥再见,哥开会愉快』
林远把手机扔到一边,一面觉得林风应该会帮自己稍稍送了口气,一面又突然得知林双要回来这个消息,不由寒毛倒竖,要说有什么能克她的,就是这个二哥林双了。
林双的脸是林家兄妹里最好看的,平时在长辈面前也乖巧,但这个人却本质上妖异轻浮的紧,就是只狐狸。年长林远个三岁,所以从小就是他看着林远学习生活,犯了错打起来毫不含糊的那种,从小刻上的心理阴影,导致她现在看到林双都害怕。讲道理,林双是个omega啊omega,她怕什么!可没办法,就是怂。想想自己干的最大胆的事,就是林双跑到外地念书后,立刻把他所有联系方式都拉黑了,这下好了,报应快来了,丧门星又回来了。
    林远头痛的翻开通讯录给李千景打了过去,刚响两声铃就被挂了,于是她发扬起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执着打,不停打,最后终于是接通了,对面的声音很不情愿:“你搞什么啊林远。”
“哎呀,一起吃饭嘛一起啦,你在哪儿啊我这就过去。”
“谁要和你一起吃饭,滚远点。”
“......林双要回来了。”
“......上次去的那家烧烤店,你过来吧。”
“好好!等我啊!”
林远跳起来,挂了电话就往外冲,要知道千景这家伙主意变的快,不赶快趁着这点感情牌赢来的同情冲过去,他又飞哪了难说啊。
  进了烧烤店的包厢,林远一眼就看到了千景一个人就着啤酒吃烧烤,千景听见动静,抬头望了一眼,扬扬下巴算是打个招呼,下一秒又埋头吃起来,林远心说这兄弟心情不好就爱暴饮暴食还不见长胖,过分啊过分,脸上倒浮起笑容:“还生气吗?”千景没好气的搭理道:“气什么气,坐下来吃。”林远依言挨着他坐下,拿起板筋边吃边聊:“你到底打算怎么收拾那个omega?”“...不告诉你,回头再碍我的事。”“哎呦,谁碍您的事儿啊,林双就要回来了,我自顾不暇呢我。”
tbc.(maybe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