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风远

新号
@苦哈哈打甜发发

[速度]光 13

*烂俗编造回忆

 

小松叫我别来,我来了,小松叫我离开,我却没有。

  就像突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我靠坐在地上,什么也不想,什么也想不到,只是坐着,仿佛这就是我生来最重要的使命,脑子里空荡荡,是狂风暴雨冲洗过的脆弱沙地,一干二净的,连贫瘠的杂草都不见了踪影。店里的灯光昏黄,明明暗暗打在眼前,细密的尘埃浮动在空气里,随着气流的改变上下轻舞。我原想慢慢的按照这样的节奏,将小松重新带回我的世界,可东乡猝不及防的出现,打乱了一切我自以为的有条不紊。我阖上眼睛,深深的吐息,用尽最后一丝理智保持着和现实世界的联系,手还在不自主的发抖,只是我不能继续躺在这样的停顿里丧下去,太多的疑点等着我梳理。

  东乡出现在我早期的童年里,那时他话不多,安静的在我家寄宿,总是变戏法般的给我们六子拿出新奇的零食与玩具,带着几分柔和表情同我们玩耍,父亲与他一起喝酒聊天,母亲也对他颇为欣赏,大家都喜欢他,喜欢这个神秘而温顺的旅人,除了小松。他从来不接受东乡给予的食物或玩具,抵触东乡的靠近,妈妈曾责怪小松不懂礼貌,东乡微微笑着伸手去摸小松的头,以低沉沙哑的声音为小松开解:“他还小,太太不要指责他了。”而小松则以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复杂的眼神看了看东乡又看了看妈妈,欲言又止般动了动喉咙,最后一偏头避开东乡的手回了屋。现在想来,那大概是他最初的求救,无声而沉重。

  东乡借住了有一月多,在这期间小松不再嬉笑着和我们厮混在一起,总是单独出去,也不说自己出去干了什么。东乡终于露出獠牙大概是在彻底取得信赖并且摸清了父母的工作时间之后,那天父母同时都要出去工作,头一天便将我们托付给东乡,小松极力抗议也没有得到重视,他突然就发起狂,狠狠的打起身边的椴松和十四松,我们一时都惊呆了,竟没人上去劝阻,他很快就转移了目标,反手打向一松,爸爸这才反应过来,制止了小松的暴行,小松不死心的挣扎,拳头挥舞到了靠近他并且试图安抚他的空松身上,父母极为生气,问也问不出原因,当即做出了对小松的惩罚,既然你那么不愿意和弟弟们待在一起,那么好,明天最小的两个弟弟送到旗坊家,剩下的三个送到豆豆子家,而小松则一个人和东乡待在家里,东乡试图劝阻,但失败了。

第二天我们很早就出发了,只留小松一个人在家里。我被拉扯出门后回头望了一眼,看到小松懒懒的倚着门框,一副放松了的模样,这不像他。在豆豆子家我心里一直乱糟糟,参不透长兄到底在表达什么,终于耐不住好奇心,中途偷偷溜出豆豆子家,从自家后门潜入房间。透过窗缝,我看到东乡拿着妈妈平日舍不得用的名牌包,里面塞的鼓鼓囊囊,看到小松安分的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东乡不再是那个温顺的旅人,他化身作恶魔,眼神阴翳干涸,狠狠的瞪了小松一眼拎着包向玄关走,小松立刻站起来安静的跟了上去,临出门回了下头,猩红的瞳孔空洞又陌生,再转过头,他便离开了,只留给我一个瘦削的背影。眼前发生的事情太过诡异,我被不知名的恐惧所绑架,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声音迈不开腿,半晌才回了劲儿,却不敢进屋,只能拼命的跑回豆豆子家给父母打了个语无伦次的电话。事情的后续就是,我们彻底失去了小松。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逃避回忆,我根本不敢细细思考自己犯下了多大的错,错到断送了小松的大半人生,我恐惧我害怕,于是我选择性尘封往事,而今天,是我第一次仔仔细细的梳理了当年发生的惨剧。我不得不承认,小松该多坚强,以一个孩子所能想象的最大限度去保护自己的弟弟们,用细瘦的肩膀独自承担起难以言喻的痛苦和孤独,而我则是个懦夫,我甚至没在最后关头有勇气叫一声哥哥。现在小松再度出现,他想保护我于是他要我走,可他一定还爱我,才选择了在刀尖行走,一边与东乡纠缠一边同我见面,哪怕他已经不单纯是他,我还依然能从琉笙细微的举动里捕捉到一丝对我的关怀。造化弄人,许多令人懊悔的事不能重来,如今我却命运般的有了从头来过的机会,我不愿再做懦夫。

过了很久,地板再次响起咯吱声,沉重规律的步伐无比熟悉,低沉沙哑的声音传来:“松野,我下周再来。”琉笙的音色轻快带笑:“叔叔,说了多少次了要叫我琉笙,下周见。”脚步声渐渐远去最终没了声响,琉笙敲了敲柜台:“你怎么还在,出来吧。”我从下面钻出来,看到琉笙糟糕的样子,头发凌乱衣冠不整,项间是青紫的痕迹,眼尾猩红唇角带血,大敞的领口隐约着情欲的味道。我握住他的胳膊贴近他的脸庞,轻柔的吻了上去,唇齿贴着唇齿,鼻尖蹭着鼻尖,琉笙原本轻佻的含笑的眼睁的很大,继而偏过头躲避我突如其来的吻,他用手腕抹了抹唇边的各色液体,冲我摇摇头:“走吧,别再来了。”那语气中夹杂几分近似悲伤的东西,但很快就消散于干燥的气流里,一晃神他又带上了没来由的甜媚,将笑未笑的凝视着我,眼里却是与我无关的病态爱意:“毕竟,我可是很爱叔叔的哦~”我愣了愣,回应道:“我阻止不了你爱他,但我怎样做才能让你爱我?”小松眉宇间生出几分疑惑,转身要走,我连忙抓住他的手腕,胸腔里血液奔涌,逼着我在此时此刻吐露所有离经叛道的不伦的爱慕之心:“我爱你,我爱你的,不管你是谁,你爱谁,我都爱你。”琉笙触电般的抖了一下,缓缓的转回来抽出被握着的手,目光里揉着冰冷霜雪,瞳孔黑洞洞吞没光芒,陌生的,冷漠的,一言不发的同我对视了几秒,像是失望又像无奈,到最后也什么都没说,安静的走了,而我只觉得心脏一阵钝痛,剥离了血脉只剩一团肉块僵硬的跳动。

tbc.

终于快撸完了,嘻嘻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