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风远

新号
@苦哈哈打甜发发

绿谷出久第一次见到死柄木的时候,整个人浸泡在水中,极端的冲击让他几乎感受不到水温的冰冷,恐惧,害怕,实力上压倒性的差别如一把锋利的剑狠狠的劈下,他瑟缩的透过水色去看,那个人一头乱糟糟的银色头发,身体显出一种病态的瘦削,一半幼稚一半苍老,随心所欲的杀戮,指尖的崩坏摧枯拉朽般的粉碎着钢铁布料乃至于肉体,浑身上下被几只断手抓着,被掌控又被赋予力量,红瞳从缝隙间轻浮无畏的睥睨在场的英雄。绿谷在一瞬间,心里重重的沉了一下,他不知道为何,总觉得日后会有什么,因为这个人,丢兵弃甲满盘皆输。

 

那以后绿谷时不时会想起死柄木的样子,天真又残酷,孩子气的笑啊闹啊,然后毫不留情的开出一条血路。他不理解对方的想法,却明白这个人有多危险,与英雄是多么对立的存在,如果世界上没有这样的人该多好。

 

再次相见是在人来人往的喧闹街头,死柄木就那么坦率的向自己走来,伸手揽过自己的肩膀,哥们一样紧紧贴过来,绿谷因恐惧和未知而颤抖,却又因愤怒和与生俱来的韧性而坚强,死柄木和他靠的很近,脸伏在肩头,温热的气流在耳畔打转,带起一串不能抓的痒。绿谷的腿开始发软,站立不住的往下滑,死柄木支撑住他的肩膀,将他挂在自己身上,半抱着坐到了稍远一些的花坛边。在外人看来,两个人就是亲密过头的朋友,勾肩搭背耳鬓厮磨,只有绿谷知道,这个怀抱有多冰冷,寒气丝丝的穿透皮肉渗入骨髓。要命的咽喉被瘦骨嶙峋的手扼住,第五根手指若有若无的扫过动脉,只要他有一点让对方不满意,他的恐惧就会成为现实,包括自己在内的周围的一切,全都得归为灰烬。

 

被胁迫的恐惧和羞耻交替出现,可是当死柄木语调轻快的向他说着可怕的话的时候,绿谷还是咬着牙,该说的,改控诉的,该指责的,一字不落的砸向过于幼稚的敌联盟首领。

——————————————————————————

突然想把这个片段撸成一篇文啊...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