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风远

哪里来的天使啊

[速度松]光 2

*东乡绑架梗,慎入
*轻松第一视角,ooc意识流
*庆祝松二期啦啦啦

*前篇

part.2
  第二天醒来,我,上司,客户和他的助理四人睡在同一间房,我估摸着昨晚后来客户在酒精作用下选择了妥协,上司心情很好才会安排店家收拾四张铺和我们几个醉鬼睡在一起。我第一个醒来,就先行去洗漱,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宿醉带来的钝痛感不可忽视。捧起冰凉的水洗了把脸,清醒很多,我的脑海里又不可抑制的想起昨天那个红的刺目的琉笙。悄悄走出房间,向看板娘打听琉笙在哪里,却得知他已经被其他客人带去出台了,我有些不甘的回到房间,这时上司也醒了,他收拾好签订的公文又嘱咐店家照顾剩下的两人,我们便一同叼着棒棒糖离开了。

  白天的烟花巷暴露在日光之中,晚间灯火点点的绵绵虚幻消散不见,整条街道真实的让人有些丧气。进的人少出的人多,妈妈桑也懒得招呼,我脚步虚浮的踩着青石板,腿软的打颤。上司好心情的扬扬眉扶了我一把:“轻松啊,还得练呀,这样,今天先回去休息一下,整理整理思路,明天再来上班吧。”我嘴里说着感谢的应酬话,思绪又漂到红色和服哭泣求救的背影。

  回到公寓,我脑里紧绷的最后一根弦促使我匆匆解开被酒打湿后留下水印的领带,脱去外套扔开衬衣,干干净净的冲进浴室洗掉一身的烟花味儿。温热的水顺着皮肤淌,干涸的细胞如饥似渴的张大口吞咽,僵硬一天的躯干蒸腾出热气,挺了许久的腰背柔软下去,我伸手擦去不知何时落在锁骨上的口红印,舒服的眯了眼。

  水雾弥漫了整个浴室,我看着镜中赤裸虚幻的自己,脑子过电般想起了昨天进店前关于男妓的幻想,只是这次红色和服也泡在里面,瘦削白皙的背正对着我,肩胛骨清晰又出落,是停在脊梁的蝴蝶,轻飘飘的,一伸手就要飞走。他回头,挑着唇角冲我笑,眼里跳跃着异样的光芒。

    一个人怎能生的这样好看,笑和哭揉在一张脸上,笑的妖艳勾魂摄魄,哭的单纯烂漫无邪,我真切的看到了那异样的光是水光,眼眶涌出大滴大滴的泪珠,我能听到水声听到烟雾缭绕声听到他咯咯的笑声,独独听不到他的哭泣。突然变凉的水温将我拉回现实,草草的又洗了两下我便关了阀,换好衣服出门,我要去见他。

  天很晴,我头晕目眩的站在车水马龙的路边打的,车笛声刺耳的在飞扬的灰尘里穿梭,划破干燥的空气,我在车流间竭力的挥着手,风吹的我的眼睛干涩挤不出湿润,灰呛入鼻腔,我生生咳出几分酸楚。上了车,司机是个年轻人,他听了我的目的地,似笑非笑的打趣到:“客人您大早晨的就去吗?精神真好啊。”我闭上眼靠在车后座,一时好笑起来,我要去见他,我想要救一只嘤嘤啼鸣的雀儿。我是个青年就踏入迟暮的老人,腐朽无趣的员工,他穿着鲜红的衣裳赤脚起舞,哪怕活到终末也会唱起轻快的歌。我自作主张的认为他在哭泣他在求救,从未想过他会拒绝我。

  再次踏入店门,出现了一个身长玉立衣着得体的年轻男子,两条笔直修长的腿无处安放一般倚在柜台上,手指交替的缠在一起,整个人显得局促不安,耳垂泛着淡淡的红。我低头看看自己,墨绿的格子衫和卡其色长裤,似乎有些格格不入,不过我并没太在意,他和店家的交谈吸引了我的注意。

  『请问,琉笙先生在吗?』他羞涩的低着头,潺潺的溪流下一秒就要断流。

  『不好意思,小笙他现在还在出台哦,今天时间会长一些,现在还没回来,请下次再来吧。』妈妈桑笑呵呵的回应着,店里的孩子受欢迎让她十分开心。

  听到这句话,他一下子抬起头,黑亮的大眼睛圆润好看,透露着一股子无辜和失望『那,那请您务必告诉琉笙先生我来过了,我会下次再来的。』

  两人又交流了两句,他便告辞转身要走,我靠上前,拍拍他的肩膀:“一起吃个饭吧?我请客。”

  他愣了一下,又向我道歉:“不好意思我走神了,可您长得和琉笙先生真像。”

  我们穿过长长的巷子,进了一家快餐店,我平时并不吃快餐,但我愿意同别人一起吃快餐。这个年轻男子自称优,有一张相当帅气俊郎的脸,乖巧又腼腆,还留有为脱干洗净的学生气。他啃着汉堡向我叙述他和红和服的故事:“松野先生,您听我讲,可千万别嫌我幼稚笑话我。我刚入职一年,有个平时很照顾我又爱玩的前辈说要带我去个好玩的地方放松一下,我还以为是什么有情调的小酒馆,没想到就到了这里。可我不擅长这种场合,只能一个人坐在旁边喝酒。琉笙先生却注意到了我。”一谈及红色和服,优漂亮的黑眼睛亮了起来“:琉笙先生过来笑着为我倒酒,抱着我的胳膊给我同我聊天,像只火红的小狐狸,头蹭过我的肩窝,我看着他的眼睛,真的是相当狡猾的一双眼,可我就爱上他了。”说到这他突然泄了气,自顾自的沮丧起来:“但他多自由啊,可以爱我也可以爱随便下一个人。琉笙先生在酒桌上会吻我,会和我咬耳朵,会轻轻笑着告诉我我很可爱叫我千万别忘了他,可哪怕超过工作时间一分钟,他都会疲惫的哄我回去欢迎我下次指名,那种发自肺腑的累就像我每次工作结束时突然放松的倦怠的样子,我真心疼他......松野先生,您有在听吗。”彼时我的脑海里浮现出红色和服和俊朗的优调笑和各种人调笑的场景,小狐狸有九条尾巴,缠在不同人的心间轻轻挠,我莫名的有几分毛躁。听到他叫我,我敷衍着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讲。

  优断断续续的又说了些什么,飘飘悠悠的从左耳进从右耳出,我的心思已经顺着呼出的热气散开,快餐店关不住我。我想红色和服的笑是水中月,娉娉婷婷盈盈袅袅,可谁敢去碰呢,一碰,就都破了碎了四分五裂了。我又想他是怎么长成这样的,一定是从小就开始接受训练,从端正的跪坐到基本的乐器,一样样的,先练成最规范的模样,然后才由着自己的性子骨子揉进自己的血肉,八成那侍奉客人的门道也是一点点硬学出来后慢慢竟成了和呼吸一样自然的事情。想到这我毫无道理的愤怒起来,他不该这样的。

  『松野先生?你在听......』优再次唤我,我的愤怒一下有了出口。

  『哈?』我黑着脸扫视过去,恶狠狠的盯着他,所有的戾气尽数发泄在优身上。

  他被我突然的爆发瞎到了,惊慌失措的瞪着漂亮的眼睛说不出话,我也不理会受惊的小白兔,径直走出了快餐店。
  tbc.

ps.其实还有个前篇,加不了超链接的痛orz
pps.迷妹滤镜三千米啊二期他们依然可爱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