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风远

哪里来的天使啊

[双黑+芥川]6

*前篇

*宰第一视角,ooc流

*敦出场预警

 

 后来我遇到了敦,他天真又幼稚,怀着一股子心气在刀光剑影的世界里晃荡,东一头西一棒,连跑带跳的挤进了我的领域。

那天我走在河边,景色何等美好,残阳如血照亮整片橙黄的天空,河水静谧悠悠的闪着金光,风吹起我的头发,水中的倒影歪歪扭扭,我动情的驻足观望,心想能溺死在这样的温柔午后该有多幸福,身体失重跃进冰凉,温度的流失带来的不是恐慌而是要陷入甜蜜梦乡的稳稳的安心。太宰治,一个桃面鸢眼气质高雅的黑手党前干部,消散于漫天迷醉的气息里。

现实还是扇了我一巴掌,敦用他罪恶的双手把我拖上了岸,他白的透明的发被夕阳渲染上一重别致的暖色,揉进深处的橙与反射出来的金交相辉映,浅琥珀色的眸子睁得很大,神色疲惫衣衫褴褛一身亡命像,眼神清澈无辜紧张一脸单纯样。他在自顾不暇的时候,分出心,救了一个并不想被救的人,多愚蠢,我暗暗嘲笑了他,却又涌上一股黏腻的情绪,我想带他走,他和被我留在原地的芥川不一样,他身上有种芥川拼尽全力也无法获得东西,一种让我嫌弃又渴求的东西。

于是我捡回了敦,将死未死的生命神奇的圆满起来。

他像一个宣泄口,让我安置无处释放的温柔与呵护,让我将过往未曾实现的情绪,完完整整的放在他身上,让我几乎活的就像是一个普通的老师,严厉的斥责背后是化不开的关心疼爱。此时我已经不是黑手党,我不必再将一颗心分成两半,一半空空如也风侵水透,一半黑云暗暗沉沉如山。敦要成为一个好人,一个经历重伤背叛也心存善良的人,一个沐浴血海也绝不投身无望深渊的人,一个天真幼稚永远鲜活跳动的人,他该要的,我都能给,不必像对待芥川般保留着许不下诺言的情感。

在没出息的犹豫时,适时的给一巴掌警醒,在失去信心就要沉沦时,又张开一个怀抱赋予一份温暖。他要不断地向上生长,我给他以最健全的生长环境,有严苛有安逸,一回头还有一群人坚实的臂膀。敦很年轻,原该如此成长。

 

“太宰先生,请不要偷懒,国木田先生会生气的……”敦抱着双人份的资料站在我面前,试图把我从沙发上唤起。我摆摆手:“敦君,你知道吗,如果一个人干了两个人的活,那么就会有另一个人获得幸福哦~为了我的幸福,请继续加油!”敦也不理会我,听到我的罢工宣言就自顾自忙起来,嘴里嘟囔着国木田先生真的会生气的,到时候我可不管。

我在沙发上舒展着身体打呵欠,眼睛不自主的渗出些生理盐水,敦在一旁忙碌,文件翻页时阳光下就浮起细小的尘埃,寻常的景象透露着不真实,我们就像一对真正意义上的师徒。

国木田没有发火,因为害怕他发火的恐惧促使敦超越自我,赶在死线前完成了工作。当晚国木田放血请客,我再一次带学生喝了酒。

 

tbc.

没有大纲后劲不足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