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风远

哪里来的天使啊

[双黑+芥川]5

*前篇1 2 3 4 

*宰第一视角,流ooc

*怎么还没完结,我也很恼火

 

在我离开以后,森欧外便让芥川搬入了我的房间。床头的方向,书桌的设置,芥川保留了一切所能保留的,他在没有我的地方,执着的和我共存。我将他捡回,又以最冷血残酷的方式将他推开,而芥川却以另一种方式,和我久久的纠缠。

  后来我见过一次芥川。侦探社当时接受了一桩从港口黑手党手中保护要人的工作,国木田唠唠叨叨的喊着太宰你个混蛋给我去工作不要把绳子挂在房梁上,然后拉着我就去负责这个事情。彼时的芥川已经成名,年纪轻轻就当上了队长,家长们哄不睡觉闹腾的小孩,都是吓唬他你再不乖乖听话芥川先生就要把你抓走了,百试百灵药到病除,再牛逼的小霸王也瞬间安安静静的装起小白兔,其丧心病狂程度可见一斑。不过他还是不如我刚刚做干部那会儿--我指的是能力。

  芥川靠武力站稳了脚跟,但他不单单只有格斗技巧。他的目光黏在我背后,看不到远方,可他也实实在在是我教出来的。对于学生,再怎么打骂唾弃,我也是毫无保留去教导的。曾经我设想过芥川未来的战斗方式,将充斥着太宰特色的技巧知识转化为普通的基础,冷静的审视局面指挥战斗,当面临困境时,可以用自己无与伦比的暴力撕裂出转机。这次和他交手,他后两点做的不错,沉着应对,暴力突破,可他还是太依赖于我了,一个用太宰理论战斗的人,面对真正的太宰,还是嫌嫩。

  他的败北毫无意外。

  我们并没有直接交锋,相遇是在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

  风声呜咽,雨点极重的砸在石制街道,溅起扑棱棱的灰尘,最终又融入雨水。我戴着大草帽缩在低低的屋檐下吃丸子,芥川出现在街道的另一头。没有撑伞,没带手下,只身行走在暴雨里。发梢泛白的头发贴在脸侧,水顺着眼角顺着下巴往下淌,落在黑色大衣上的雨打起一身雾气。芥川弓着背双手插兜,一步一步走得极慢。透过重重叠叠的水色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觉得他脸上不带波澜不悲不喜,眼睛黑洞洞的被风吹干,雨水也润不湿。可能因为满面皆是雨的缘故,他看起来像是在哭泣,我头一次在他身上感受到了类似悲伤的感情。

  芥川没有注意到我,只是机械的向前走,背影显得很单调,不落寞也没有别的什么东西。我突然意识到他似乎长高了一些,原来他还处在长身体的年龄,如果他生长在普通的家庭,大概会有的啰嗦又操心的老妈每天盯着他喝牛奶。而现在他怕是除我以外最年轻的黑手党干部。

  芥川他一无所有了

  奇怪的想法涌上心头,我不由得嘲笑起自己竟然会有这么莫名的想法,他本来也没有过什么。世界是残忍的,我亲身就被血洗过,芥川也不例外。现在,他有了一个归处,森欧外待他不错,当队长也很是威风,有大把大把的手下死心踏地的跟着他。他唯一要克服的,不过是要独自面对自己的脆弱。我吃下最后一个丸子,背对芥川离开。

  后来听中也说,芥川在那之后又接了一次任务,干倒敌人后自己也倒下了。医疗队过去一看,才发现已经发了几天烧发展成肺炎了,而原因八成是淋了雨。中也说到这,啧了一下嘴,不耐烦的感慨小孩怎么这么娇气,还要自己去善后。我笑着摇摇头:“中也可不能小瞧雨哦,淋了雨哪怕是笨蛋也可能会感冒的。”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