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风远

哪里来的天使啊

[双黑+芥川]4

*前篇1.2.3 
*宰第一视角,私设成山,持续流ooc

 

    叛逃后我和黑手党断了联系,一刀下去斩断的不是细沙流水,而是生生的铁石木块,一丝一毫的牵连都无从谈起。我之所以还留着这个私人的号,是因为我笃定中也不会通过这个号码来定位追捕我,而对于芥川,我只是单方面的保留了他的号码,他对这个号码一无所知。这次我走,走的毫无征兆无处可寻,芥川大概会有些难过吧,虽然不再有人对他非打即骂冷嘲热讽,视他所有的努力于无物,将他的自尊化在轻贱里,但再怎么嚣张的小兽突然被拔去将掉未掉予它折磨又给它力量的獠牙,都一定是痛的。
    我和黑手党就到此为止了,我和黑手党中原中也也就到此为止了。不过我和我的恋人中也却还山环着水水绕着山,缠缠绵绵厮磨在一起。在一个深夜,我从窗口潜入了中也的房间,下班时间的中也可不算是黑手党,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矮子。
    我进去的时候,中也刚刚洗完澡举着手在擦头发,整个人散发着湿热的水气,半干的头发蜿蜿蜒蜒贴在肌肤上。别看黑手党的干部大人平时仪表堂堂,永远西装革履熨帖精良,在家中清闲时,中也的品味就暴露出来,从来都是不及膝的深色短裤,松松垮垮的白色t恤,我觉得他这样很不好,倘若安分的穿睡衣,那么他白皙精瘦的小腿就不会晃人眼,他锋利的锁骨就不会在敞开的领口中若隐若现,太色情了,中也。
    我坐在窗口摇摇头,继而向他吹了一个毫无意义的口哨,中也侧头乜斜了我一眼,擦头发的动作却没有停:“呦,混蛋你还敢来?”  我笑着贴上去接过毛巾帮他擦头发:“我想你了呀,中也。” 他盘腿坐在床上,听到我这么说后背一下子打直了:“哈?我可不想你。”停顿了一下,又加了一句:“一点都不。”我稍稍用力按了按中也的头皮:“中也,我可没有问你有没有想我。”然后中也瞬间提肘捣向我的肚子,我灵活的闪了过去和中也分出了距离,他拉开架势冲我叫嚣:“太宰,我决定今天把你打死,做好觉悟吧。”我在床边端端正正的坐下,严肃的盯着中也蓝盈盈的大眼睛:“中也想要打死我吗?好吧,那你先过来,把头发擦干。”中也还是拿我没招,他泄了气又背对我盘腿坐下,任由我去摆弄他的头发。
    “太宰。”
      “嗯?”
     “你和芥川有联系过吗?”问完不等我回答,他又很快的自语起来:“算了,肯定没有吧你个混蛋。芥川那家伙越来越胡闹了,首领还让我看着点他,麻烦死了。”
    我放下干的差不多的头发,半跪起来从背后抱住中也,顺着耳垂一路细细密密吻向唇角:“中也要和我聊芥川吗?”
     他抬头回应着我的吻,皱了皱眉又放松下去:“算了,也没什么可聊的。”
    我顺势把他按在床上,黏黏腻腻扭来扭去的亲起来,在一片水声中,中也猩红着眼角含含糊糊的警告着我:“太宰,你最好知道你的身份...”我笑着吻去了这句话的后半截,空出手脱下外套,心想这趟没白来,中也也算是有了丁点儿的智商。之后我们正面拥在一起,度过了一段愉快淫迷的大人时光。

    天还未亮,中也还睡着,长长的睫毛投下柔和的阴影,他睡的很放松,眉头舒缓表情平静,低低的呼吸声规律绵长,我将中也珍藏的一瓶酒倒在他的礼帽里后,吻了吻中也在月光下略显脆弱的脸颊,趁着中也还只是普通的矮子,趁着我们还处在恋人时间,我偷偷的溜回了侦探社。
    我和中也,原就如此,一半是如胶似漆的甜蜜,一半是不带怜悯的对立,可以为彼此燃一把火与世界为敌,也可以刀剑相向不眨眼的刺穿对方的胸膛。
      
    我将背叛赋予芥川,让他再也寻不到我,但他在明里我在暗处,我寻得到他。中也说芥川愈来愈胡闹,而我却觉得芥川丝毫没有变化,他义无反顾的踏入了不属于他的怪圈,他还是那只小兽,面色苍白眉眼狠戾,身体在一次次横冲直撞奋不顾身中被创伤被削弱留下愈合不了的内伤,战斗起来却更强了,无休无止的怒涛般的攻势,在队伍的最前端开辟道路。只是这一切使他在怪圈里越陷越深,他的呼吸他的心跳他眼眸深处的诉求与依赖,我都看的清清楚楚,他还在等待,他还在自以为的强劲中撒着娇。遗憾的是,没有人回应他,现实往往就是这么残酷。

tbc.

睡前撸一发,自嗨嗨到家。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