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风远

哪里来的天使啊

[双黑+芥川]3

*越撸越长啊,前篇12

*起名废今天依然没有起名

*宰第一视角,私设成山,快乐的ooc着
    

 

    其实我并非不告而别,临行前我破例在自己房间和中也约了一炮。
     走菠菜注册查看    (其实什么也没有,莫名和谐)

      走百度云查看原图  密码:uodo

    事后,我点了一支烟,啊,好爽。中也舔舔干燥的嘴唇,若有所思的望着我,虽然我知道他不是在向我索取更多,但我还是扯出一个笑容:“中也,还不满足吗,要不要我善心大发再给你一次?” “滚!混蛋太宰。”中也干脆的伸出腿踹我,奈何他现在可不是满血,再牛逼的体术高手被这么反复折腾后也不由得失力,我反手就抓住了他力道软绵绵的脚踝,手感真好啊,细瘦又坚韧。中也倒是不反抗老老实实的任我抓着,我看他也是累了没有真心想要把我踹下床去,于是我俯身,烙下轻柔的一个吻。中也哆嗦了一下,满脸不可思议的盯着我,随后似乎想通了什么般的放下惊恐的表情。他挣了两下抽回脚,背对我躺下,恶狠狠地哼了一声:“嘁,恶趣味。”我在他身后躺下,环住中也线条硬朗的身躯,一边幻想着中也有一天突然变得身娇体软,一边和他一起沉沉睡去。

    然后我暗搓搓的溜出去,炸了中也的车就赶紧叛逃。

    后来我到了早已安排好的侦探社,从此我成为了一个好人。侦探社的生活不算坏,社长牛逼,伙食靠谱,搭档是个老妈子,每天啰啰嗦嗦却又无比老实的为我忙东忙西任我调戏玩弄,鬼畜兄妹蜜汁可爱很合我的胃口,最有趣的是那个没有异能力的侦探,顶顶的聪明又顶顶的愚蠢,活像一个开了天眼的傻孩子。我在这样一片安逸中,成为了一个救死扶伤除暴安良的好人,一如织田作所愿。

     我不是来这里洗白自己的,我从未想过如今的善行能与过往的淋淋鲜血对冲,我走出的每一步,都在看似的离经叛道轻浮飘渺中,稳稳的走进了自己设下的局,风水流转都成了精心策划,我厌烦这样的定律却又无比的遵从。无法从内部去打破的同时,我选择了从外部去打破,比如自杀。

    我可能是真心寻死却始终死不成界里第一人,我怀疑我的真名其实是太宰.百分百自杀被救.治。我的人间失格克中也的污浊,反过来,他整个人克我。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只要太宰治自杀,中原中也一定会卡着完美的时间点出现。最接近死亡的一次,是在一个暖光融融的午后,打着卷儿里的风带着湿软,我满意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布满尘埃的仓库,偏僻,狭小,除却堆得整齐的纸箱和一把破旧的椅子,没有多余的东西。我将椅子摆放到唯一的窗户之下,在唯一的光晕中感受着血液的流失,意识在挣扎在跳跃然后不可避免的趋向模糊,眼前的景象扭曲着幻化成一片不可思议的白茫茫,我的过往没有以走马灯的形式出现,最后隐隐约约的念头是想着中也这次终于没有坏我的好事。并没有。等我醒来时,又是熟悉的消毒水味,眼前还是素净的白,不过那是医院的天花板,中也黑着眼眶守在床边,看我醒了便开始骂骂咧咧着什么“首领”,“命令”,“混蛋太宰”,可能是顾及到这里是医院,他的声音并不大,低沉沙哑下是强行被遏制住的暴怒。我疲惫的阖上眼,努力动了动右臂,安抚性质的覆上了中也的手背,他瞬间提高了一些音量,更加愤怒的叫嚷着让我不要动,手中传来躁动的热量,我如饥似渴的汲取着。中也的手突然动了下,我费力的半睁了眼:“中也,”一个字一个字从火烧般的喉咙挤出“不要动。”如我所料的,中也皱着眉又骂了我两句,手却安安分分的没有动,任凭我握着。我再次阖上眼,如果能这样一直下去,似乎也不错。

    当然不可能一直这么下去,之后,我不断地重复消耗这具躯壳,中也救过我几次,然后是芥川,他十分好玩,有一次甚至将我搂在怀中,像是黄金档的狗血剧一般摇晃着我,惊恐的呼唤着我的名字,问我怎么了叫我醒一醒,我醒着的,被他晃的好晕睁不开眼罢了。然后现在,侦探社将这个任务交给了国木田,他是个老实人,不是有句话叫,玩累了就找个老实人调戏吧,国木田君,对不起了,不是我想调戏你,都是这个世界逼的啊。

    

    从黑手党抽身后,我扔掉了公用的号码,但私人号码我还是保存着,上面的联系人少的可怜,一个是中也,一个是芥川。从前是,以后也是。

TBC.

 

嗯...依然没撸完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