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风远

哪里来的天使啊

[红松]天明 2

*一篇已经被遗忘的前篇,可戳

*东乡绑架梗,慎入避雷

*流ooc使我快乐


  小松忽然停住了脚步,有些好笑的歪着头:“小椴,和哥哥在一起有这么开心吗?我会不好意思的啦。”猛然被从思绪中唤醒,椴松一时有些恍惚,万万没想到,对于这样丢人的愚蠢的往事,他在潜意识里竟充斥着感激与欣喜,脸上不知何时起挂上了大大的笑容。“说来啊小椴,你不是很怕黑吗?哥哥我可是一直很担心哦,这算什么嘛笑的这么开心,把我的担心还回来啊!”“很可怕的啦!小松哥哥!”“哇!不要用这么纯洁的眼神看着哥哥!求你了!”椴松还是一脸的单纯,眸子里闪着微弱又清澈的光芒。我当然怕黑,这种无从预防的恐惧真的让人心跳加速泪水充盈,然而有了你,我便无所畏惧。
  山风更紧了些,小松握着冰凉而纤长的少年的手,真实的让人有些恍惚,仿佛一个奢望太久的梦忽然实现,太美好又太脆弱。他想起从十五岁起开始的一段肮脏岁月。

慎入
  东乡也会频繁的带他出去抢劫或者盗窃,每一次,东乡都微眯着眼警告他,不许逃,而小松则会先搓搓鼻底,继而笑着去晃东乡的胳膊:“诶?不会啦,我最爱叔叔啦,要和叔叔一直在一起哦~”在地面上,小松同东乡学会了打架,虽然从每一次的交合中他知道这个男人有多恶劣多暴戾,可是在血淋淋的现场他更加明白了一件事,逃不掉的,他要和这个人,永远在一起,直至死亡。
  他的心一点点死去,过去的记忆成了模糊的光影与雾气,念念的蓝绿紫黄已经土崩瓦解,他笑着站在男人的背后,无所畏惧的歪着头,眼里只残留最后一点不分明的红。
  所以现在,他作为松野小松,作为松野家的长子,和末弟成为了情人,手牵手在夜半爬山,真的像是一场美梦,想到这里,小松不由得又搓着鼻底嬉笑起来,身侧少年的纤细可真是这世间最好的光景。
  他看着椴松的面容,明明和自己无二,却带着一种轻巧和年少的娇气,小小的鼻翼和亮晶晶的眸子,说着可怕的话的女孩子般薄薄的唇,他有些想溺死在一片粉红中,一片在黑暗时光依然微弱的在眼前流转的粉红,一片让他撑住了最后的理智的弦的粉红,一片给了他活下去念头的粉红。
  东乡后来还是失手了,已经明确无法从警部的包围逃窜后,他再次像之前很多次一样,在小松的身体上捻灭烟头,红的火黑的灰尽数刻在嶙峋的锁骨上,小松微微颤抖却不在做无谓的挣扎,咬牙就可以挺过的疼痛根本不是疼痛。东乡揽住小松的肩膀,伏在颈窝一边舔舐耳垂一边低声暗哑:“你逃不掉的,坏孩子是回不去的。”小松侧头配合着东乡,笑了起来:“我可是很爱叔叔的哦,不会逃的哦~”
  东乡锒铛入狱,小松虽然也和过往的勾当脱不了干系,终究还是抵不过被拐骗与未成年的帽子,在一个飘着细雨雾气氤氲的黄昏被送回阔别一年的家。松本和松代抱着他哭泣,像是要把他揉进血肉般的力道,几个弟弟站在旁边,青春期带来的改观加之许久未见,他已经不能靠脸分别谁是哪个松。离开了有些窒息的怀抱,小松半挑着眼站在弟弟们中间,穿黄卫衣大概是十四松,挂着大大的笑容像小狗一样蹭来蹭去,兴奋的叫嚷着小松哥哥;蓝色的是空松,他的眉眼长的很用力,一条闪亮到不可思议的裤子让小松有些想笑,他伸手搭在小松肩上:“brother,你回来了。”绿色和紫色稍稍离的远一些,一个穿着整齐一副好学生的模样另一个微微弓着背有些阴沉,但嘴角的微笑却没有被看漏。最后,是一片和自己的红色最为相近的粉色,单纯又湿漉的眼睛直直看进他的眼底,泪水无声的淌着,一言不发的正面面向小松,啊,没错了,这家伙就是椴松了,还是这么娇气啊。小松扬起笑脸,一下一下抚摸着末弟悉心打理的整齐的短发:“还是这么没出息啊,小椴。”由于过早接触烟草,小松的声音和清澈的少年音微妙的拉开了差距,跳跃的阳光成了暗哑的朔风,沙沙的摩擦着椴松的耳膜。“人渣哥哥”,椴松将声音努力从喉咙深处挤出“欢迎回来。”“啊,我回来了~”小松耸耸肩,伤痕累累的锁骨若隐若现。
  小松似乎很快就重新融入了松野家的生活,轻浮的笑着说些无厘头的话,如鱼得水般的向父母撒娇,对于过往的两年也总是风轻云淡的一笔带过,用不痛不痒的语气描述不轻不重的往事,随意的掐头去尾排列组合出一个个荒诞又意外无趣的故事,最肮脏的部分被不动声色的抹去踪迹,没有一丝波澜。他的举止让松本宽慰几分,不久后便为小松聘请了家教,小松也欣然接受,乖巧的不像话,不久后就回归学校,进入了低弟弟们一级的班级。
  想到这里小松不由得扯起嘴角笑了笑,他有时觉得是不是如果他没被救回来就好了,就这样和东乡一起,浑浑噩噩的度完余下的人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悄无声息的同末弟维系着禁断之爱,承受着难以言喻的压力。
  已经临近黎明,黑兽蠢蠢欲动,前一日最后的光芒也被吞噬殆尽,过往的生与死,笑与泪,通通被蚕食的不剩分毫,茫茫的黑暗流淌,只等黑兽睁眼,瞭望新一天的光明。小松停住了脚步:“小椴,到了哦。”声音很轻很慢,一个字一个字小心翼翼的从喉咙从舌尖从唇齿吐露。椴松转过身,黎明的曙光忽地就来了,熹微的照亮他半张脸,松野小松吻了上去,他们在一片光明之中接吻,就仿佛从未来而来,向恒久而去。
  小松阖上了眼,所有的世俗顾虑顷刻间烟消云散,无需确认,他将和这个近在咫尺的人,冲破一切界限,打破所有规则,交换彼此的心跳,手牵手度过余下人生中的风风雨雨,不再分开。
fin.

理一下时间线:15岁被绑架,16岁回家,不久后低弟弟们一届入学,为了弟弟的打架事件发生在这之后...没错就是这么一个乱七八糟故事哈哈哈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