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风远

哪里来的天使啊

[双黑+芥川]

*自娱自乐哈哈哈
*宰第一视角,流ooc
  我有时候会想,像我这样一个日夜追寻着自杀,无所谓生死虚妄的人,为什么总会捡回一些毫无干系的生命。
  我有两个学生,都是我有意无意捡回来的。我将所有的打骂,嘲讽,冷漠,连同物理与精神的双重背叛付诸于芥川,而对于敦,所有芥川想要得到的夸赞,安慰,教导与陪伴,所有没能在芥川身上实现的东西,在敦这里,都仿佛重新活过一般。
  我向芥川开枪,将他踩在地上训斥,可他的眼神从来不曾死去,执拗又悲伤,他发了疯的努力,将原本出色的异能使用的神乎其神,能力一点点提高,脸色一点点苍白,战斗时摇摇曳曳,一边难以停歇的咳嗽,一边却异常的狠厉阴翳,他望向我时,总是带着不求回应的渴望,或许他一直在等我摸摸他的头,普通又自然的说一句做的不错。我想他是着了魔,不由得感叹芥川这孩子真是遇人不淑,偏偏要将满心的情绪交付与我,而我不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开始的时候我完全将这种异样的感情漠视,日复一日的如训化野兽般教育芥川,他的战斗方式,他的战略格局,他面对敌人时冷静又冰冷的心,都在我粗暴的打磨下日益成型。    
作为一个黑手党,我能给的,就这么多。我无法教他去爱或者被爱,我心里无比清明,我没有权利给他一颗心,让他原本空荡的胸腔感受世间最难以言喻的痛楚,我回应不了他的感情,所以我便不去给予,芥川应该自己给自己一颗完整的跳动的心,而不是卑微的向我索取。我精于算计,大多的事都在我的掌心间起伏流转最终尘埃落定,我以为这次也会一如往常如我所料,芥川终将长成独立的树,和我肩并着肩,不在攀附于我,所以日后发生的事情让我颇是始料未及。
  那时我和我的搭档中也陷入了暧昧,我们彼此嫌弃却又心知肚明,就是这个人了,要一起走下去,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有那么一天深夜,中也裸着上身坐在床边点了一只烟,月光透过窗,洒落在他苍白的皮肤上,他原不该如此的白,但早间的战斗让他失血有些厉害,腹部现在还层叠着绷带。他扬起半边侧脸笑了笑,蓝色的眸子无神又无谓,哑着嗓子自言自语般的开口道:“太宰,我只能爱你啊。”声音低沉的不像话,耳钉熠熠的折射着白光。我接过烟和中也接吻,“真可怜,”我想“我可以去爱千千万万的人,而中也只能爱我。”一点点的加深打算这个吻,中也却微微侧头避过我的唇齿,我不由轻笑出声,心里腹诽着他明明手上握着数不清的命债,却还恐惧自己失控的能力。“中也,你试试杀死我。”我伸手扣住他的手腕,握住他的手指,指向我的心脏“做得到吗?”我再一次蹭上前去,和他额头相抵,中也泄气般的闭了闭眼,主动迎上了我的呼吸,口腔被他特有的气息充斥,清冽又干燥,越饮越渴,我却甘之如饴。
  我时常带芥川去我常去的酒馆,芥川却从不喝酒,或是面色阴沉的看着我独酌继而留连花间,或是面色更加阴沉的看着我一边调戏中也一边和他对杯。有那么一个织田作,就有那么一个太宰治,而彼时织田已经不在,我便沉溺于自杀,酒精和中也。芥川作为我的学生,却对其中任何一点都毫无兴趣。他一次又一次阻止我自杀,每一次都惊慌又无助,他看见中也时,眼角会泛起猩红,神色复杂的颔首致敬。这可不好,我觉得作为一个老师我的良心在鞭策我,我有义务让我的学生感受到这世间的美好。中也不能给他,自杀的话芥川太过胆小,那我只能试图让他感受酒精的乐趣。
  “芥川君,”我轻轻晃着一只高脚杯,淡色的液体闪着柔和的光,“陪我喝一杯?”我笑意盈盈春风拂面,而芥川的脸色更加难看:“你醉了,太宰先生”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喉咙深处挤出,轻飘飘的打在我的耳膜。“听说你酒量很差啊芥川君,没关系的哦,在我面前喝醉了也没关系的哦。”我极其低劣的挑衅着,芥川却接受了这样的挑衅。劈手夺过我的酒,像是要证明自己一般,一口闷了下去,万万没想到的是,就这么半杯酒,他却醉了。苍白的脸泛起红晕,神情恍惚的瘫倒在吧台之上。他将脸埋在臂弯里,有一下没一下的往凳子上蹭着,像是怕自己滑下去一般,我看到他的耳垂也红了起来,不由得伸出手指去逗弄起来,他突然转过头面向我,我愣了一下,继而去戳他的脸颊,微烫的,柔软的,真让人欲罢不能。芥川迷迷糊糊的看了我一会儿,一下子委屈起来,沮丧的垂下了眼,我没有理会,继续专心致志的戳着他的脸,他再次抬眼时,已然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我从未见过这样的芥川,捡他回来时没有,几近残酷的训练他的时候也没有,他永远都是瞪着眼呲着牙的小兽,倔强的不像话,现在却因为半杯酒,几乎要哭出来。“为什么要欺负我,我做错了什么。”芥川颤着声喃喃,尾音带着细细的哭腔,靠,原来他也是有可爱的一面的,平时怎么就那么死板呢。他又转了转身体,张开嘴以一种讨好的力道轻巧的咬住我的手指,如亲吻一般啃噬舔弄,这对于纯洁的我来说太过刺激了,真不知道芥川是和谁学的,作为老师我表示良心是很痛了。我从一个俯视角度看着芥川,苍白的肌肤晕着桃粉,眼角湿漉又猩红,鼻子,口唇,瘦削的侧脸,嶙峋的锁骨,若隐若现的氤氲在酒气之中,未干的酒液顺着颈部漂亮的线条向下淌,透露着异乎寻常的色彩,简单来说,情色至极。中也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轻蔑的笑了一下:“混账鲭鱼,你是怎么有脸对他说芥川君的强劲只是异能上的强劲的,你他妈以为这都是谁的错。”我好无辜,我好委屈,中也居然这样说我,可我还要保持微笑,看来昨晚对中也还是太温柔了。我挑起眼角,对上中也的视线:“那中也想让我怎么做,成为一个好老师?”说话间我解开了手上被芥川弄湿的绷带,让手指直接与他的唇舌缠绕在一起。“哈?”中也皱起眉头,单手拎起我的领子,装了星辰大海的瞳孔骤然放大,芥川触碰不到我,又是俨然要哭出来的样子,我发誓我真的是很想笑,中也就不提了,他永远都坚持不了三秒,芥川实在是太给我意外之喜。
 

没有题目的ooc竟然还有2系列
  

评论(3)

热度(35)